[追思 R.I.P.] 法國建築師Paul Andreu於10月11日逝世

據法國媒體Liberation報導,著名建築師保羅·安德魯(Paul Andreu)於10月11日去世,享年80歲。日前,安德魯還曾出席日本建築師安藤忠雄在巴黎蓬皮杜的個人回顧展開幕式。

巴黎蓬皮杜藝術中心,從左至右依次為:多米尼克·佩羅、鮑·贊·比克、安藤忠雄、倫佐·皮亞諾、保羅·安德魯、讓·努維爾

保羅·安德魯為法國當代著名建築師,1938年7月10日出生於法國波爾多市附近的岡戴昂(Caudéran),1961年畢業於法國高等工科學校(Ecole Polytechnique),1963年畢業於法國道橋學院(Ecole Nationale des Ponts et Chaussees),1968年畢業於巴黎美術學院(Ecole des Beaux-Arts Paris)。

29歲那年,安德魯因巴黎戴高樂機場1號航站樓的設計而名聲大噪。從那以後的40年間,他擔綱了世界各地多處機場的設計,包括印度尼西亞雅加達機場、埃及開羅機場、坦桑尼亞達累斯薩拉姆機場、文萊機場、中國浦東新機場等。即使2004年曾因戴高樂機場2E候機廳的坍塌事故而飽受非議,安德魯仍被認為是過去幾十年來最成功的機場建築師之一。

除機場設計外,安德魯因2007年落成於北京的國家大劇院而為中國人所熟知。建築前衛的“玻璃蛋”造型與其所處京城核心地帶的矛盾對比,在落成之初也曾引發許多爭議。如今已經十年過去,國家大劇院的訪客卻依然絡繹不絕。

近年來,安德魯不僅繼續著建築與規劃的設計,空餘時間還會進行寫作與繪畫。他曾表示閱讀、繪畫、音樂是其非常重要的“營養來源”,雖然這些與他的建築設計並無直接的對應關係,但給予他許多靈感,而靈感又再催生設計。 “重要的是動手畫起來。如果我不畫,就會失去靈感,答案只在開始動手之後才會逐漸浮現。大腦、眼睛、思考、手……它們之間像有個圓環連接,但非常複雜,從不直接。”

代 表 作 品

巴黎戴高樂機場
Charles de Gaulle Airport, 1967-1997

戴高樂機場2號航站樓C&D候機樓
戴高樂國際機場坐落於巴黎,是歐洲主要的航空中心,自1967年開始,安德魯主持完成了其1、2號航站樓,以及包括軌道交通樞紐、水塔在內的一系列附屬設施的設計及建造。 2004年5月23日,曾被視作安德魯“最大膽的設計”的戴高樂機場2E候機廳部分坍塌,4人在此次事故中喪生。這一事故一時間使安德魯成為輿論追踪的焦點,但即便如此,如同法國建築史上的博韋主教座堂一樣,戴高樂國際機場仍是當代不可忽視的重要建築作品。

中國國家大劇院
National Centre For The Performing Arts, 2007

中國國家大劇院位於北京市中心天安門廣場西側,從第一次立項到正式運營,經歷了49年,設計方案經歷了三次競標兩次修改,總造價30.67億元。建築佔地11.89萬平方米,總建築面積約16.5萬平方米,其中主體建築10.5萬平方米,地下附屬設施6萬平方米。設有歌劇院、音樂廳、戲劇場以及藝術展廳、藝術交流中心、音像商店等配套設施。

國家大劇院外部為鋼結構殼體,呈半橢球形,平面投影東西方向長軸長度為212.20米,南北方向短軸長度為143.64米,建築物高度為46.285米,比人民大會堂略低3.32米,基礎最深部分達到負32.5米。大劇院殼體由18000多塊鈦金屬板拼接而成,面積超過30000平方米。橢球殼體外環繞人工湖,湖面面積達3.55萬平方米,各種通道和入口都設在水面下。行人需從一條80米長的水下通道進入演出大廳。

埃及開羅機場
Aéroport du Caire, Égypte, 1986

開羅機場設計於1977年,1986年投入使用。這是一座以功能性為設計中心的建築,這一點和雅加達機場很相似。整個項目平面和立面的幾何造型十分複雜。這是一種更偏向圖形化而不是結構化的設計,沒有太多結構性的要求或考量。在這十分規整的線條中,有著阿拉伯的元素特質,它的複雜性在於相同或類似形體不斷的重複和組合。

這一設計手法始於日本建築師菊竹清訓的住宅設計,其內部空間被一個沒有支撐的轉角分割。開羅機場就是從這個視角出發,發展出一系列不斷重複組合的簡單宅子,而最終再也看不出原來宅子的痕跡。

大阪海洋博物館
Musée maritime d’Osaka, Japon, 2000

大阪海洋博物館由三部分組成:5000平方米的入口建築,位於海中的14000平米的博物館,以及1000平方米的海底隧道。建築的地面層和地下兩層包括了入口大廳和行政管理空間、藏品倉庫,以及技術支持用房;在頂層之上,則設計有一個可以隨著海風飄動的雕塑。

參觀者進入建築後,可向下來到一個裝飾得像海底一般的空間,經過60米的海底隧道,到達博物館;然後從一架樓梯上去,到達一艘大木船的底部,整個參觀線路設計得如同一場充滿戲劇性的探險。

阿布達比國際機場
Aéroport d’Abu Dhabi, Émirats Arabes Unis, 1982

對於轉機的旅客來說,阿布扎比這座城市就彷佛濃縮在一個被飛機環繞的衛星航站樓裡。阿布扎比國際機場的轉機乘客數量遠多於本地到達的旅人,於是機場就分成了兩個相關聯的部分:一座是到達候機樓,用於辦理到達和出發旅客相關業務;另一個是圓形的衛星候機樓,用於登機、下客、轉機。兩個部分由一個長廊連接起來。對於一座中型機場來說,它的停機位數量是很多的,並且全部集中在衛星候機樓周圍,以便於快速的中轉聯旅行。

坦桑尼亞達累斯薩拉姆機場
Aéroport de Dar Es-Salaam, Tanzanie, 1984

達累斯薩拉姆(斯瓦希里語“Dar es Salaam”,意為“和平之家”,也譯作“三蘭港”),是坦桑尼亞最大的城市,也是其經濟和文化中心。達累斯薩拉姆機場在體量上並不大,候機大廳沒有空調,只是作通風處理。整個建築由四部分構成:總大廳,一端是出發,另一端是到達;兩個部分在二層相連,二樓同時也是候機室。建築由樹一般的傘狀結構覆蓋,造型令人過目難忘。

印尼雅加達蘇加諾-哈達國際機場
Aéroport de Jakarta Soekarno-Hatta Indonésie, 1985、1991

印尼雅加達蘇加諾-哈達國際機場的1、2號航站樓,亦由安德魯設計,方案有機地將當地傳統建築元素融合入對現代機場的構思中。候機廳間是典型的熱帶花園,這一系列融合讓此項目獲得了1995年的阿卡汗建築獎。

機場的1號航站樓坐落於場地南端,2、3號航站樓列於北側,在南北分別有兩條平行跑道。項目平面呈開展的扇形佈局,旅客可經由諸多入口抵達候機廳中。熱帶植被點綴在機場空間裡,機場室內裝潢則呈現出印尼藝術文化的多樣性。

喬治·盧卡斯(Georges Lucas)敘事藝術博物館方案
Musée d’art narratif Georges Lucas États-Unis, 2014

這是一個激進的博物館方案,由4個部分組成:手繪藝術品展覽區位於中央,另有公共空間、數字藝術展廳和花園。設計出的空間比原本要求的多出許多,這樣可以有足夠場所供觀眾輕鬆地進行休閒活動。花園在這個美術館中起著核心的作用。在交通空間的任何一個位置,都可以看到處在中心的花園,並且這裡是免費向公眾開放的,從4個入口都可以進入。這是對大自然的延伸,花園中也可以舉辦展覽、音樂會等活動,使之與周圍的公園和城市產生更特別的關係。

來源:

[1] Paul Andreu: “I Would Only Take On a Project if the Ideas Were Mine. Otherwise, I Am Not Interested.”

[2] http://www.paul-andreu.com

[3] http://www.archiposition.com/items/20181013125943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