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Laureate – Anne Lacaton & Jean-Philippe Vassal

安妮·拉卡頓(1955年生於法國聖帕爾杜)和讓-菲利普·瓦薩爾(1954年生於摩洛哥卡薩布蘭卡)相識於20世紀70年代後期,他們在法國波爾多國立建築景觀設計學院接受正規建築學教育期間。拉卡頓繼而赴波爾多蒙田大學攻讀城市規劃碩士學位(1984年),而瓦薩爾則前往西非的尼日爾從事城市規劃實踐。拉卡頓經常去看望瓦薩爾,而那裡正是他們自創建築學說的緣起,因為他們被那個沙漠之國的美麗和資源稀缺的悲哀所深深影響。

“尼日爾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但人民卻如此令人難以置信,如此慷慨,幾乎赤手空拳地干著各種事情;他們無時無刻不在尋找資源,但總是保持樂觀,充滿詩意和創造力。那裡確實是我的第二個建築學校。”瓦薩爾回憶道。

在尼日爾首都尼亞美,拉卡頓和瓦薩爾建造了他倆的第一個合作項目,即用從當地取材的灌木枝建造的一座草棚,並產生了令人驚嘆的效果,能在竣工後的兩年時間內任憑風吹而屹立不倒。他們發誓但凡能挽救的,決不拆毀,而且還要讓已經存在的東西變得持續更久。通過添建和擴建,在崇尚簡約的同時,提出新的可能性。

草棚
草棚,照片由拉卡頓和瓦薩爾建築事務所提供

他們於1987年在巴黎成立了拉卡頓和瓦薩爾建築事務所,並在此後通過一系列新建築和改造項目的設計,展現出他們的膽識。在既往的30多年間,他們設計過私人和社會住宅、文化和學術機構、公共空間以及城市發展策略等眾多項目。兩人的建築作品選用經濟型和生態材料,優先考慮空間的豐裕性和使用的自由度,以此體現他們對社會正義和可持續性的倡導。

維護居住者的身心健康,也是他們工作的題中之義。他們將溫室技術應用於營造生物氣候調節的努力,始於法國弗盧瓦拉克的拉達匹住宅(1993年)。他們綜合利用自然光線、自然通風、遮陽和隔熱等手段,創造了可以人工調節的理想微氣候。 “從很早開始,我們就在研究植物園的溫室,令人印象深刻的脆弱植物、優美的光照和通透度,以及它輕而易舉改變室外氣候的能力,令人印象深刻。這是一種氣氛和一種感覺,我們有興趣把這種美好引入建築中。”拉卡頓說道。

拉达匹住宅
拉達匹住宅,照片由菲利普·魯特(Philippe Ruault)提供

無論是新建或改建,對原有建築物的尊重貫穿於他們工作的始終。在法國費雷角,他們將一處私人住宅(1998年)建在了阿卡雄灣一塊從未開發的土地上,其目的就是將對自然環境的破壞降到最低。建築師們並沒有砍伐現場已有的46棵樹,而是培育了原生植被,抬高了房屋地基,並讓它處於周圍樹木的掩映之中,讓居住者可以在植物環繞中生活。

拉卡頓解釋說:“如果你願意花時間和精力仔細研究,先前存在的東西肯定是有其價值的。實際上,這是一個觀察力的問題,要以嶄新的眼光看待一個建設地點,做到專注和精準……以了解其中的價值和缺失,並了解如何在保留全部現有價值的情況下做出改變。”

兩位建築師能夠熟練地選擇適度的材料,這使得他們能夠以較低廉的成本營造更大的居住空間,比如包含14套公寓的社會住宅項目(2005年),以及位於內珀特花園的59套公寓的低層住宅(2015年),這兩個項目都位於法國米盧斯;還有位於法國索恩河畔沙隆的幾座相鄰的中層建築,其中容納了96套公寓(2016年)。像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

大公园G、H、I 座大楼530套公寓改造,社会住宅(与弗雷德里克·德鲁沃和克里斯托弗·胡廷合作)
大公園G、H、I 座大樓530套公寓改造,社會住宅 (與弗雷德里克·德魯沃和克里斯托弗·胡廷合作),照片由菲利普·魯特(Philippe Ruault)提供

在兩位建築師的整個職業生涯中,他們都拒絕承接涉及拆除社會住宅的城市規劃項目,而是著重於從內而外的設計,優先考慮建築物居住者的福祉以及他們對更大空間的一致渴望。他們與弗雷德里克·德魯沃和克里斯托弗·胡廷聯袂,對法國波爾多大公園的三座建築內的530套公寓進行了改造(2017年),從技術上改善了房屋功能,但更值得一提的是為每套公寓增加了寬敞而靈活的空間,並且在施工期間沒有遷走居民,同時幫他們維持了租金的穩定。拉卡頓表示:“我們永遠不會將現有的事物視為問題。我們以積極的眼光看待它們,因為這樣我們才有機會利用也已存在的東西做更多的事情。”瓦薩爾繼續說道:“我們到過一些地方,那裡的建築物原定將要拆除,我們訪問了當地人——那些捨不得離開原住所的家庭,即便那裡的居住條件並不是最好的。最經常遇到的情況是他們反對拆遷,因為他們希望與左鄰右舍為伴,這是一個關於善心的問題。”.

目前他們正在進行的工作包括一個住宅改造項目——將法國巴黎的一座醫院變成138套中層公寓;比利時安德萊赫特的一座包含80套公寓的中層樓房;法國巴黎的一座辦公樓改造;法國圖盧茲的一座提供酒店及商業空間的多功能建築;以及德國漢堡的用於私人住宅的一座40套公寓的中層建築。

“良好的建築是一個能夠讓特別的事情發生的空間,人們只要進入那裡,就會情不自禁地微笑。”瓦薩爾表示:“這也是人們與城市的關係、人們與其所見事物的關係,這是一個令人感到幸福的地方,令人感到舒適和愜意的地方——一個充滿情感和愉悅的空間。”

53套低层公寓,社会住宅
53套低層公寓,社會住宅,照片由菲利普·魯特(Philippe Ruault)提供

拉卡頓是瑞士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建築與設計學副教授(瑞士蘇黎世,自2017年起),也是馬德里理工大學住房學碩士專業的客座教授(西班牙馬德里,自2007年起)。她還曾是代爾夫特理工大學(荷蘭代爾夫特,2016-2017年)和紐倫堡喬治·西蒙·歐姆應用科學大學(德國紐倫堡,2014年)的客座教授;哈佛大學設計研究生院(馬薩諸塞州劍橋市)的建築設計評論家(2015年)和建築與城市規劃丹下健三教席客座教授(2011年);以及布法羅大學(紐約州布法羅)的克拉克森教席教授(2013年)。她曾擔任過歐洲拉法基豪瑞大獎評審委員(2017年度),並將於今年晚些時候擔任2021年度評審委員。

瓦薩爾是德國柏林藝術大學的副教授(德國柏林,自2012年起),此前曾任教的學校包括柏林理工大學(德國柏林,2007-10年);杜塞爾多夫應用科技大學彼得·貝倫斯藝術學院(德國杜塞爾多夫,2005年);凡爾賽國家高等建築學院(法國凡爾賽,2002-06年);以及法國波爾多國立建築景觀設計學院(1992–99年)。他曾擔任歐洲拉法基豪瑞大獎評委會主席(2014年度)和評審委員(2008年度和2011年度)。

他們還曾共同在以下機構擔任客座教授:阿爾蓋羅的薩薩里大學(意大利阿爾蓋羅,2014-15年);東京宮Pavilion Neuize OBC研究實驗室(法國巴黎,2013-14年);以及瑞士聯邦理工學院(瑞士洛桑,2010-11年)。拉卡頓和瓦薩爾共同榮獲了2020年德國女建築師協會(BDA)大獎; 2018年巴黎建築與遺產博物館全球可持續建築獎(與德魯沃分享);2016年法國建築學會金獎;2016年海因里希·特森諾獎;2014年羅爾夫·朔克視覺藝術獎;2011年威盧克斯基金會日光與建築構件獎;2009年英國皇家建築師學會國際會士;2008年法國國家建築大獎;以及2006年謝林建築獎。

他們共同創辦的拉卡頓-瓦薩爾建築事務所獲得了2016年里斯本建築三年展終身成就獎;並在2019年憑藉波爾多大公園區530所住宅的改造項目,與弗雷德里克·德魯沃建築事務所、和克里斯托弗·胡廷建築事務所共同獲得了當代建築歐洲聯盟獎密斯·凡·德羅獎。

他們的聯名出版物包括:《自由空間》(安妮·拉卡頓和讓-菲利普·瓦薩爾,適逢2018年威尼斯雙年展的第16屆國際建築展);《事件。使用自由》(哈佛大學設計研究生院,斯特恩伯格出版社,2015年),以及《PLUS:大規模住房開發,一個絕佳案例》(與德魯沃合著,古斯塔沃·吉利出版社,SL,2007年);《明天會更好》(安妮·拉卡頓和讓-菲利普·瓦薩爾,法國建築學會,1995)。

他們工作和生活在法國巴黎。

安妮·拉卡頓和讓-菲利普·瓦薩爾榮獲2021年度普利茲克建築獎

2021年3月16日,美國伊利諾伊州芝加哥:凱悅基金會主席湯姆士·普利茲克今天宣布,來自法國的安妮·拉卡頓和讓-菲利普·瓦薩爾榮獲2021年度普利茲克建築獎。該獎項由凱悅基金會贊助,是國際上公認的建築界最高榮譽。

“好的建築應該是開放的——對生活開放,為提升人們的自由度而開放,讓任何人都能夠在其中做自己要做的事情。”拉卡頓說:“它並不是為了展現什麼或者強加於他人的,而是應當是熟悉、實用和美觀的,並且能夠靜靜地為在其中每天發生的日常生活提供支持。”

通過他們設計的私人住宅、社會住宅、文化和學術機構、公共空間以及城市開發方案,拉卡頓和瓦薩爾對既有建築保有敬畏之心,重新審視了其可持續性——他們在進行項目構想時,首先會盤點業已存在的事物。他們從空間寬裕度和使用自由度的視角出發,優先考慮豐富人類生活,因而能夠在社會、生態和經濟這三個維度上讓個人從中受益,並有助於城市的演進。

北加莱海峡大区当代艺术基金会中心
北加萊海峽大區當代藝術基金會中心,照片由菲利普·魯特(Philippe Ruault)提供

2021年度的評審辭中這樣寫道:“他們不僅定義了一種更新現代主義遺產的建築方法,而且還對建築專業這一定義本身提出了調整。他們的建築作品對我們這個時代的氣候和生態緊急狀況以及社會窘困做出了回應,尤其在城市住房領域,並由此重新點燃了現代主義建築師改善大眾生活的希望和夢想。他們成就如斯,是因為有著對構成建築的空間和材料的強大感知,其信念如其形式般剛毅,其審美如其倫理般明澈。”

兩位建築師借助冬季花園和陽台,以低廉的成本大大增加了居住空間,使居住者一年四季都能節約能源並親近自然。拉達匹住宅(法國弗盧瓦拉克,1993年)是他們對溫室技術的首次應用,所搭建的冬季花園以適度的預算獲得了更大的居住空間。房屋背面朝東的可伸縮透明聚碳酸酯板讓自然光照亮了整個住宅,將室內公共空間從客廳擴大到廚房,讓室內氣候變得易於控制。

“今年,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感知到自己是整個人類的一份子。無論是出於健康、政治還是社會原因,都需要建立一種集體意識。就像在任何相互連通的系統一樣,對環境公平,對人類公平,也就是對下一代公平。”普利茲克建築獎評委會主席亞歷杭德羅·阿拉維納說道。 “拉卡頓和瓦薩爾在精緻中體現激進,並且在細微處彰顯精緻和膽識,在尊重建築環境與直截了當的方法之間實現了平衡。”

普雷特大楼100套公寓改造,社会住宅 (与弗雷德里克·德鲁沃合作)
普雷特大楼100套公寓改造,社会住宅 (與弗雷德里克·德鲁沃合作),照片由菲利普·魯特(Philippe Ruault)提供

在更大的尺度上,拉卡頓和瓦薩爾與弗雷德里克·德魯沃聯袂,對普雷特大樓進行了改造(法國巴黎,2011年),這是一幢始建於1960年代初期的17層城市住房項目,共有96套公寓。建築師通過拆除原有的混凝土外牆擴大了每套住宅的室內面積,並使整座建築物的輪廓向外擴展,營造出生物氣候陽台。曾經局促的客廳現可一直延展到露台,靈活可變的空間加上寬大的窗戶,城市美景盡收眼底——不僅重塑了社會住宅的藝術美感,還對在城市地理區域內營造此類社區的意圖與實施的各種可能性提出了構想。

與此類似的框架還應用到了他們與德魯沃,克里斯托弗·胡廷合作的另一個項目——對位於大公園內,由530套公寓組成的三座建築(編號G、H和I)進行改造(法國波爾多,2017年)。經過改造,這個社會住宅綜合體實現了戲劇性的視覺重塑,還對電梯和管道進行了現代化改良,所有公寓的面積都得到顯著擴大,其中一部分公寓的體量幾乎翻了一番。不僅沒有任何原有居民因此流離失所,而且其成本只有拆除完全重建的三分之一。

当代创作展场,东京宫二期
當代創作展場,東京宮二期,照片由菲利普·魯特(Philippe Ruault)提供

“我們的工作是解決約束和問題,並找到可以引發使用、情感和感覺的空間。儘管這一切曾經如此復雜,但在這個過程以及所有努力的最後,其結果一定要輕巧而簡單。”瓦薩爾解釋說。

建築師們重新平衡了處於休眠狀態或效率低下的房間,以期提供可容納更多活動和滿足需求變化的開放空間,由此延長了建築物的使用壽命。他們最近的項目是對東京宮的改造(法國巴黎,2012年),在對這個十多年前建造的空間進行修復之後,博物館室內面積增加了20,000平方米,包括一部分新建的地下空間,並確保建築物的每個區域都保留下來用於用戶體驗。建築師擺脫了許多當代藝術博物館慣用的白方空間畫廊和引導通道,反而創造了大量未完成的空間。藝術家和策展人在這些或黑暗深邃或明亮通透的物理環境中,為所有藝術媒介創作自由流動的展覽,使參觀者沉浸其中,流連忘返。

拉卡頓堅持認為:“改造是一次機會,可以利用現有資源做到更多、更好。拆除是簡便但短視的決定,它浪費了很多東西,浪費了能源、浪費了材料,更浪費了歷史。而且,它會產生非常大的負面社會影響。在我們看來,這就是一種暴力行為。”

南特国立高等建筑学院
南特國立高等建築學院,照片由菲利普·魯特(Philippe Ruault)提供

秉承“永不拆毀”的戒律,拉卡頓和瓦薩爾採取有節制的干預措施對過時的基礎設施進行升級,同時保留建築物歷久彌堅的特質。在敦刻爾克海濱區重建項目中,預製車間2號(AP2)是海岸線上一座戰後造船工廠,相較於填滿所有空間而失去建築留白,建築師們選擇複製一座與其形制、體量相同的建築。借助透明的預製材料,由新建建築望向原有建築,保持著暢通無阻的視野。這座原有的地標建築被用於公共規劃,而新建的北加萊海峽大區現代藝術基金會中心(法國敦刻爾克,2013年)內設畫廊、辦公室和用於保存該地區當代藝術藏品的倉儲空間,兩者可以獨立運作或共同發揮功用。它們通過位於兩個結構空隙間的一條內部通道連接在一起。

他們的大部分創作都是圍繞著新建築而展開的,例如南特國家高等建築學院(法國南特,2009年)就成為體現使用自由重要性的典範。為了容納不斷增長的學生人數所必需的各類課程設置,這塊地被加以最大程度地利用,建築師設法將簡圖中勾勒出的空間增加了幾乎一倍,卻仍將預算控制在既定範圍內。這座高空間的大型三層建築位於盧瓦爾河河岸,採用混凝土和鋼製框架,外立面由可開合的聚碳酸酯牆和推拉門圍合而成。內部隨處可見大小不一的無特定功能的共享空間,可適應各種使用場景。大禮堂外牆可以打開,將空間延伸至室外,而高高的天花板也為建築工作坊提供了寬敞的空間。甚至設計了從地面到2,000平方米功能性屋頂平台的寬闊、舒緩的坡道,可作為師生們靈活的學習聚會場所。

“安妮·拉卡頓和讓-菲利普·瓦薩爾一直堅信,建築賦予了他們為全社會塑造社區的能力。”普利茲克先生說:“他們的目標就是通過自己的工作,展現謙遜的力量,並實現新與舊之間的對話,以此服務於人類的生活,並且拓寬建築的疆界。”

兩位建築師的知名作品還包括:費雷角之家(法國費雷角,1998年);CitéManifeste的14座社會住宅(法國米盧斯,2005年);波爾多科學技術大學(法國波爾多,2008年);53套低層公寓(法國聖納澤爾,2011年);多功能劇場(法國里爾,2013年),烏爾克-饒勒斯大學的學生宿舍和社會住宅(法國巴黎,2013年);位於內珀特花園、包含59套公寓的社會住宅開發項目(法國米盧斯,2014-15年);以及謝訥堡住宅和辦公樓(瑞士日內瓦,2020年)。

他們於1987年在巴黎成立了拉卡頓和瓦薩爾建築師事務所,並在歐洲和西非等地區完成了30多個項目。拉卡頓和瓦薩爾是普利茲克建築獎的第49位和第50位獲獎者。

評語

安妮·拉卡頓和讓-菲利普·瓦薩爾的作品反映了建築的民主精神。他們通過自己的創想、對這份職業的專注以及由此產生的建築作品,證明了一個人可以執著追求同時具有技術性、創新性和生態響應性特質的修復型建築設計,而無需懷舊。自從1987年在巴黎成立事務所以來,安妮·拉卡頓和讓-菲利普·瓦薩爾團隊正是以這句話為座右銘。他們不僅定義了一種更新現代主義遺產的建築方法,而且還對建築專業這一定義的本身提出了調整。他們的建築作品對我們這個時代的氣候和生態緊急狀況以及社會窘困做出了回應,尤其在城市住房領域,並由此重新點燃了現代主義建築師改善大眾生活的希望和夢想。他們成就如斯,是因為有著對構成建築的空間和材料的強大感知,其信念如其形式般剛毅,其審美如其倫理般明澈。這些建築既美麗又務實,他們拒絕在建築質量、環境責任和道德社會的追求之間的任何非此即彼的對立。

乌尔克-饶勒斯129套公寓,学生和社会住宅
烏爾克-饒勒斯129套公寓,學生和社會住宅,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30多年來,他們對建築的批判方法體現了在空間、創意和使用上的包容性,乃至在手法、材料以及形狀和形式上的經濟性。這種方法孕育出了住宅、文化、教育和商業建築等領域的眾多創新項目。從他們的早期項目開始,其中包括拉達匹住宅、波爾多的私人住宅以及聖但尼的人文科學中心提案等市政作品,兩位建築師已經向其建築作品的使用者們展示了他們對於體驗的敏銳和熱情。他們表示,只有當人們在其中感覺良好,室內光線優美,空氣宜人,室內外流動暢通無阻時,建築物才會變得美麗。

這一“歸屬於更大的整體並為之負責”的概念,不僅涉及到其他的人類族群,還關乎整個地球。從很早開始,安妮·拉卡頓和讓-菲利普·瓦薩爾就不斷擴展他們的可持續發展理念,將其理解為經濟、環境和社會這三大支柱之間的真正平衡。他們通過積極應對這三方面責任的各種項目來履行自己的使命。

波尔多住宅
波爾多住宅,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在業務實踐中,他們每一個項目的肇始,都是一個發現的過程,其中包括深入觀察並發現業已存在的價值。以1996年的萊昂奧科克廣場項目為例,他們的方法僅僅是最低限度地更換碎石、修剪菩提樹、微調道路交通,所有這些都旨在為已有事物賦予新的潛力。

大公园G、H、I 座大楼530套公寓改造,社会住宅 (与弗雷德里克·德鲁沃和克里斯托弗·胡廷合作)
大公園G、H、I 座大樓530套公寓改造,社會住宅 (與弗雷德里克·德魯沃和克里斯托弗·胡廷合作),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在巴黎街區改造、普雷特大樓和波爾多大公園區三個街區改造工程的住房項目(均與弗雷德里克·德魯沃聯袂)中,他們為既有建築增設寬敞的冬季花園和陽台,以審慎的態度擴充空間,而不是拆除和重建,實現了使用自由,因而為居民的現實生活提供了支持。這種方法中蘊含著尊重最初設計目的以及當下居住者願望的謙遜。

在位於敦刻爾克的北加萊海峽大區當地藝術基金會中心的項目中,他們選擇保留原先的大廳,並複制一座與其形制、體量相同的建築——這裡不在意的恰恰是懷舊。反之,他們在尊重遺產傳承的同時,追求對當下負責任的行動方式,尋求通透、開放和採光。如今,那座一度被人們忽視的建築物,已成為煥然一新的文化和自然景觀中的一個標誌性元素。

他們篤信“建築不僅僅是建築物”;他們解決實際問題;他們踐行自己的倡議;他們開創了一條負責任、有時甚至苦心孤詣的道路,就是為了證明,最好的建築可以是謙遜的,並且總是體貼、尊重和負責任的;他們的所作所為,證明了建築可以對我們的社區產生巨大影響,並有助於我們意識到自己並不孤獨。鑑於安妮·拉卡頓和讓-菲利普·瓦薩爾業已完成和將要問世的眾多作品,我們將2021年度普利茲克建築獎授予他們。

北加莱海峡大区当代艺术基金会中心
北加萊海峽大區當代藝術基金會中心,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評委會成員

亞歷杭德羅·阿拉維納
巴里·伯格多爾
德博拉·伯克
斯蒂芬·布雷耶
安德烈·阿拉尼亞·科雷亞·杜·拉戈
妹島和世
本妮德塔·塔格里亞布
王澍
瑪莎·索恩(常務理事)
曼努埃拉·盧蓋·達祖(顧問)

內容翻譯自普立茲克建築獎官網

更多有關Anne Lacaton & Jean-Philippe Vassal的書籍

更多Pritzker的書籍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